寐枕歌

【压切明】论压切长谷部与毛毛虫的兼容性part 1.

写给 @卡特斯洛特 的养鸡场paro。【快看你家青江江出场了开心吗!【你快够

写了这么大一段还没到重点我也是够了orz不过还好它是个中篇www

可能今天晚上还有二更嗯。

全本丸已被我玩坏.jpg


01.

电话铃声响起的一瞬间压切长谷部几乎一头栽倒在桌上的泡面碗里。

倒不是因为不知何时他的铃声被从前的室友鹤丸国永改成了爱情买卖。而是来电人是烛台切光忠。

“是的,我已经到了。……什么?一个月?”

“哦,他在。不,等等。”

电话那边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他就飞快地把手机从耳边挪开并用力按下了挂断。

02.

冲动是魔鬼。

长谷部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接起那个电话。

安安静静地吃完夜宵然后洗漱睡觉不好吗?

而恰巧就在这时,从身后紧挨着墙角那张床铺的方向传来了熟悉的,令他烦躁的哼哼声。

“唉,都已经天亮了吗。”新室友一只手揉着眼睛一只手在四周摸来摸去寻找着眼镜,怎么看都和穿着整齐的长谷部本人,以及干净整洁的房间格格不入。

墙壁上挂钟的指针咔嗒一声走过午夜零点,长谷部一转身就看到摊了一地的衣服日用品以及一大把电子用品的数据线。

“你能不能下来收拾一下,”在心里压切了几百个写着“烛台切光忠”的小纸人后,长谷部稍微平定了一下心绪,按压着太阳穴招呼那个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的室友。“再占地方我就都给你扔掉。”

明石国行终于在床与墙壁的缝隙里找到了他的眼镜,一边小声嘟囔着“唉,就来啦”,一边在他面前表演了一出“如何在十秒内把所有东西卷进被单并塞进床下”。

长谷部叹了口气,把泡面碗扔进垃圾袋并顺手拿起自己的漱口杯打算去一趟洗手间。

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发现牙刷没有在杯子里。

03.

“明石,你看到我的牙刷了吗?”

“啊——不知道呢。或许在我床下,”室友瘫在床头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医院里只剩一口气儿的植物人,“你自己找找好了,我不太认得出来。”

然后他就在那一大团混合在一起的物品里找到了一只似乎没洗的灰色袜子,而自己深紫色的牙刷柄斜插在里面显得异常耀眼。

04.

长谷部紧急拔刀。

05.

看,太过相信一个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事,特别还是社会实践这种可能影响到整个暑假行程的安排。

洗手间外面的走廊里,手机倏忽亮起的光透过裤袋的布料照在墙壁上。长谷部点开那条新消息,脸色瞬间黑得像夜晚的大俱利伽罗。

“嘿嘿嘿,怎么样,吓到了吗!”惊奇鹤头像在他的消息列表里跳动如同长谷部青筋暴起的太阳穴,“在这个地方的调研活动就拜托你们两个了——或者说,拜托你了。没错,为期一个月,回来要交实践报告,好好享受你的暑假并迎接惊吓吧,长谷部。”

他没再理会鹤丸国永的喋喋不休并迅速把他和烛台切光忠一起拉进了黑名单。

06.

说好的实践地点是鸟语花香的田间农场,可以随意采摘作物并体会大自然的美呢?

说好的实践小组至少三个人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呢?

Tan90°,不存在的。

当第二天清晨长谷部和他的临时搭档跟着指导老师参观除了茄子就是辣椒的种植园,在一路上把瘫在他肩上的明石国行甩下去20次并把他乱糟糟的衣角塞进裤腰18次后,他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而爆发的后果就是他去问了指导老师可不可以直接切入正题,给他们分配适合他们做的工作。

“诶呀,农场的分区什么的,我也记不太清了呢。”髭切笑得一脸纯良,“但说到底分区的名字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或许你们可以问问我的弟弟种地丸。”

说好的有问题找指导老师?不存在的。

终于越过大棚区来到农场后方的草坪,一直昏昏沉沉摇摇晃晃走在他旁边的明石国行忽然睁大了眼睛。

在翠绿的沾着晨露的草叶中间,一小团柔软的金黄色吸引了他的注意。

07.

“呀,是一只小鸡呢。”

明石国行蹲下身来,眯起的眸子里交杂着清澈的碧绿和妖异的深红,“孤零零地在这儿,是迷路了嘛。”

而压切长谷部的注意力却都集中在,第19次塞好的衬衫边缘在明石国行蹲下的瞬间又双叒从裤腰里滑了出来。

毫不知情的明石伸出手来摸了摸小鸡仔毛茸茸的脑袋,它叽叽地叫了两声,竟然飞快地从他手下跑走了。

小小的金黄色毛球跌跌撞撞跑开的样子简直是rio可爱。长谷部顺着它跑过去的方向看去,是一道横贯在草地中央的,低矮的铁丝网围栏。

08.

“长谷部,我们不如就选这个项目吧。”

“你说喂鸡?”长谷部看他的眼神像看着自然博物馆奇形怪状的动物标本,而明石国行的表情则更类似于被打量着的标本。

“你仔细想一下。喂鸡不是什么体力活,只需要按时放一些饲料。更重要的是比起那些蔬菜,毛茸茸的小动物要有亲和力得多。”

“醒醒,等它们长大了,就会变成那副样子。”长谷部指了指围栏里那些扑腾着啄来啄去的成年鸡,“再说了,你其实只是想偷懒吧。”

明石国行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发现自己偷藏在裤袋里的手机露出白花花的一角,活像今天早上吃的白煮蛋。

救命我的真实意图被搭档看出来了怎么办在线等。

09.

长谷部还是在实践内容一栏填上了“家禽养殖”,为了以后出勤的时候不会只剩下他一个人。

只是指导老师髭切看他的眼神好像有点不太对。

在那一刻长谷部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而之后发生的事也板上钉钉地证实了这一点。

10.

长谷部翻着自己的手机通讯录,才忽然想起烛台切光忠这个名字稳当地躺在黑名单列表。

也对,毕竟这里已经不是学校,而朝夕相处的室友,也只剩下这个看起来不宜过多接触的,懒得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打瞌睡的家伙。他可能要忍受一个月没法与人交流的困难日子了。

“长谷部,你在看什么呀。”

身后传来懒洋洋拉长着尾音的京都腔,还没反应过来,声音的主人已经站在他身后好奇地打量着他的手机屏幕。长谷部考虑着该怎么向他解释这件事,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开了口。

“明石,你试过早上五点钟起床吗?”

“……”

“晚上通宵呢?”

“……”

11.

长谷部说不清他是被髭切坑了还是被明石国行坑了,明明这些项目在他们做出选择之前连一点提示信息都没有。特别是第二天早上,他在洗手间偶遇自己老相识的时候。

“哟,笑面青江。”

在对方试图假装若无其事走开前,长谷部大声叫住了他。

不知是自己那一身饲养员的装束太奇怪还是青江的装束太过正常,他简直不像是即将要下地干活的人,反倒真的像来郊游,“真巧啊,长谷部同学。”

“你也出现在这儿可一点都不巧。”

眼看要被抓包的笑面青江尴尬地咳了两声,“手机前两天坏了,你们也不主动联系我……真是令人伤心。”

“是吗。”长谷部皮笑肉不笑,“穿得这么繁琐是想参加什么实践项目啊。”

“关于大棚温度的控制。咦,难道你们不是吗?”



TBC.

评论(7)
热度(14)

☆★欢迎来到南极★☆
主刀剑乱舞【明石中心向】
乙腐通吃cp乱炖的杂食党,cp洁癖者慎fo。
所卖安利不退不换不包后续。

© 寐枕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