寐枕歌

【压切明/明压切】振动模式

生命不息,发糖不止。
灵感来源于对基友楼上的熊孩子……的治理方法x
幸福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 ↓

1.
伴随着杯底重重砸在桌上的声音,浅绿色的液体顺着茶杯边缘迅速地晃动一周后如意料之中地洒了出来,在洁净的玻璃桌面留下一片一点都不帅气的水渍。
“你根本想不到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邻居,”感觉到周围气氛的不对劲,压切长谷部才突然想起对面坐着一个货真价实的处女座。好在烛台切光忠与鹤丸国永只是默契地对视一眼,示意他把谈话继续下去。
“起初的时候还只是每天从楼上传来一些小孩子打闹的声音。直到将近半个月前,每天半夜——你知道,就是在我拖着加班或是应酬结束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准备好好睡上一觉的时候。他家都会传来莫名其妙的怪声,有时是锯木头,有时是弹棉花……”
长谷部低下头把脸埋在掌心,“更让人忍无可忍的是,在我找上门去的时候,他居然问我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他说他醒来的时间,就是他开始创作的时间。而且,无论我多么严肃地告诉他这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休息以及第二天的工作效率,那家伙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好像一点儿都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到了晚上接着弄出那些糟糕的噪音。”
若无其事地把手里的苹果核啃得干干净净,鹤丸瞄准墙角的垃圾桶作了个投掷的动作,并在它准确落到桶底的一刻向对面的长谷部挤挤眼睛。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搬家?这还真是吓到我了。”
鹤丸用纸巾擦了擦手,把那个纸团以同样的方式丢了出去。
“说起来我倒是有个好建议。”

2.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这样。
压切长谷部抬起头望着那个被固定在房顶上的小型白色机器,大有一种尼采凝视深渊的深沉与迷茫感。就在五分钟前,鹤丸国永站在同样的地方对着自己的作品打了个响指,
“嘿,有没有很意外?这东西叫‘震楼神器’,在我们大学的时候,小光就是靠它来喊沉浸在个人世界里的小伽罗下楼吃饭的。”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按下了启动按键。
“哇!吓到了吗!”
鹤丸国永的声音伴着机器有规律的振动声响起的时候,长谷部开始严重怀疑他根本就不是光忠搬来的救兵。
而是楼上那位派来的奸细。

3.
说起楼上那位……。
“哎呀。不请我进来坐坐吗?”
压切长谷部完全无视了明石国行把湿头发拨向脑后的撩人动作,随手就要关门,被对方眼疾手快地伸手拦住。
“今天又是什么奇怪的理由?忘带钥匙?房租到期?生病?做饭没有盐?”
“啊,长谷部先生记性可真好,”而对方毫不在意地从门缝里侧身进屋,动作迅捷得和他本人截然相反,“我好感动。”
长谷部瞪了他一眼,视线扫过他凌乱的头发,歪歪斜斜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敞开的衬衫领口和没有系好的鞋带,最后淡淡地说了两个字。
“出去。”
明石眼睛也不抬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开始搜寻着他家所有看起来可以吃的东西。
“如果没有做饭的话,我不介意到外面吃的。”
长谷部觉得自己的耐心简直要被压榨干净,“我不是指这个——”
“…………。”对方装作认真地思考了几秒钟,然后似乎感到头疼般地揉了揉额头,“长谷部先生想亲手给我做饭吗。”

4.
今天的压切长谷部也十分胃疼。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骂人否则会ooc。
新短信叮铃一声划亮了手机屏幕,只剩下1%电量的手机嘀嘀响着陷入黑暗。他抬起头,才发现明石国行已经吃光了他面前的食物,甚至连自己的盘子都空空如也——
见他看过来,明石伸出筷子把仅剩的一只天妇罗夹到了他面前。
他忽然就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是压切长谷部先生吗?”打开门的瞬间他被这个歪歪斜斜快要倒下来的男人吓了一跳,倒不是奇怪对方怎么会认识自己,而是那副模样简直就像快要断气。
而在成功蹭到饭之后对方才从口袋里掏出了长谷部丢掉的工作证。
“电梯里捡到的。我是住在楼上的明石国行,如你所见是个作曲家。”躺在沙发上的明石顺手打开了电视,“顺便……嘛,你的证件照很严肃啊。”
“长谷部先生可真严肃,”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明石收回伸着的手,“那我吃了。”

5.
“哇!”
遥控器打开的一瞬间他又被吓了一跳。在选择相信鹤丸国永还是选择继续忍受明石国行之间纠结了很久,他才忽然想起手机里还有条未读短信。
“吓到了吗!”
这声音把正在寻找充电器的长谷部拉了回来,他迅速在那台白色机器四周包上了毛巾。
这样听起来声音就会小很多了,至少不会影响到他自己的睡眠。
这么想着,手机屏幕亮了起来。他对着未读短信里那条“真的不考虑和我在一起吗长谷部先生”发出一声冷笑,回了一条“我要是相信你我吃一个月的牡丹饼”并迅速拉黑了对方。
过了几秒他才想起好像之前还有条未读信息来着……。
“吓到了吗?我刚刚研发出了新产品,搭配使用效果更佳……”
长谷部没兴趣接着读下去,镇定地把震楼神器的自动关机时间设定到8小时以后,然后闭上了眼睛。
“哇!吓到了吗!”
隔着毛巾传来的声音好像提醒了什么,他再次拿起手机并把鹤丸国永一起拉黑了。

6.
“哎呀哎呀,我很好奇——长谷部先生平时都穿什么颜色的内裤呢。”
举起手里的东西以说明来意,明石国行歪着头看他,深紫色的平角内裤在手里打着转。长谷部砰地一声关上门,虽说昨夜阳台上的衣服都被吹落到楼下空地,为什么他偏偏捡了条内裤回来?
所以当五分钟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打开屋门并发现明石还站在那里时,吓得一头撞到了门。
靠,好疼。
“你怎么还在这儿?”
“晚上有没有空陪我去接萤丸和国俊?”明石随意地倚在门框边上,抬起眼睛看他,“他们很想长谷部先生陪他们玩,大概觉得你是个可靠的人。”
长谷部刚想用万能的加班借口拒绝,就见明石不知什么时候闪进了屋子,并贴着他的耳朵小声说道,“不去的话,我可能会忘记还你内裤哦。”
“……你这样看起来像是个gay。”
“我就是,”明石离开之前朝他笑了笑,那个笑容一瞬间令长谷部有些毛骨悚然,“而且你也是。”
“呵呵。”
长谷部用最大的力气关上门,想象着它是被对门那个邻居祛除过污秽的结界。

8.
“我被楼上那个gay里gay气的家伙缠上了,怎么办。”
烛台切光忠在电话那边深沉地叹了口气,“你确定他是开玩笑的吗?”
“至少我现在快被折磨疯了。”长谷部重重地把两大袋子零食和玩具放在地板上,他一点都不想回想起刚才那两个和明石国行本人一样奇怪的他的弟弟。
在过去的几天里,虽然他用着最大的耐心反复确认鹤丸安装的震楼神器在正常运作,并无数次在深夜被鹤丸魔性的声音吵醒——但它似乎并没对楼上那家伙起到多大作用,反而使他有种“就算说明了讨厌他他都会说你在傲娇”的可怕错觉。
你看,又来了。
“……什么声音?”电话那边传来的巨响吓了烛台切光忠一跳,以至于他不小心倒了半瓶醋在刚做好的菜里。
恰巧尝了一口菜并僵成雕像的鹤丸国永:“…………。”
他听着手机话筒里传来的明石国行的哀嚎声对烛台切挑了挑眉毛,
“我知道长谷部是个木头桩子,但这么显而易见的搭讪和表白都打动不了他,可真是吓到我了……小光,你说他们多久会在一起?”
“我觉得快了,”烛台切光忠听着那边的吵闹声揉了揉太阳穴,“吃你的菜。”
“哦。”
“等等,鹤丸。你怎么会有让他们在一起的想法?”
烛台切光忠痛苦地把另一只眼也蒙上了眼罩并瘫在了沙发上。这个世界完了,全完了。
敢情自己的这几个朋友,都TM是弯的??

9.
而此时压切长谷部正和被自己没系好的鞋带绊倒的明石国行面面相觑。
午后的阳光透过他深紫色的发丝在脸上遮盖出深深浅浅的光斑,那双翡翠色眸子里一点红色也跟着闪烁起来。长谷部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两大袋东西,还是腾出一只手拉了他一把。
“…………。”明石注意到他的视线,“你在看我呀?可真是稀奇……”
“你昨晚是不是没洗头?”

10.
“小光我在想干脆在长谷部茶杯里下点药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得了这样好纠结而且一点惊喜都没有。”
“吃你的饭。”
“菜很咸——!!”
还没从巨大打击里回过神的烛台切光忠,已经在脑补自己嫁出去一个长谷部后又要面临鹤丸早晚会嫁给别人的场景,像个孩子统统被拐走的空巢老人。
忽然鹤丸国永按了几下手机屏幕,接着迅速掀开了烛台切光忠盖住左眼的眼罩,
“小光,不得了了,他们在一起了。”
接着他顿了顿又说道,
“不过刚刚又分了……”

11.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昨天长谷部陪着明石的弟弟们到游乐场玩的时候,有个现场活动是用动作来让对方猜出词语。其中有个词是结婚,长谷部就作了一个单膝跪地的动作,然后明石就同意了。”
“不过当时长谷部真的没想那么多,但是后来回到家以后他越想越不对劲,就发了短信问他‘你是认真的?’明石说我们现在难道不是在交往吗?……所以这就是全部经过,真是吓到我了。”
“至于为什么会分手他不肯告诉我,但是现在他让我赶快过去一趟,再在他家装上十个镇楼神器。”
鹤丸抱着一个大箱子甩门而去的那一刻,烛台切光忠忽然有点儿同情明石国行。
“这次是加强版,我打算在每个房间的每个角落都装上一个,随机发声,一起振动,算不算世界级的惊吓?”

12.
压切长谷部躺在床上,脑海里怎么都没办法清除掉昨天晚上那堪称噩梦的情景。
在明石把爱染和萤丸打发到自己家打游戏机后,自己第一次受到邀请去他家坐坐。明石家里意外地干净,堆放着许多曲谱,和被他一直称为锯木头和弹棉花的许多乐器——
他也不记得他们聊了点儿什么,反正最后聊着聊着就亲上了,然后自然而然地就亲到了卧室里。
然后就滚上了床,就在他解开腰带的那一秒钟,忽然耳边传来鹤丸国永那句“哇!吓到了吗!”伴随着刺耳的振动声。
……纯情的小○男一秒钟就吓萎了。
而明石冷漠地爬起来系好裤带,
“唉,长谷部先生现在知道我的感受了吧?你装这么一个糟透的东西在我床下我已经一个星期没好好睡过觉了呀。”
想到这里,他从床上爬起来又把另外几个房间的镇楼神器一起打开了。
大不了谁也别睡。

13.
“讨厌你,想报复一下你是真的,”
压切长谷部顺手删掉新短信,下一秒手机却又叮铃铃响了起来,
“但想和你在一起也是真的。”
他从大门的猫眼看过去,那儿放着他昨天不小心丢在小区里的交通卡。
没注意到自己低下头的瞬间竟然不自觉地笑了笑。

14.
之后按下了遥控器。
在充斥整间屋子的贯耳魔音里,他迅速打下两个字。
点击发送——
“起床。”

FIN.

评论(3)
热度(41)

☆★欢迎来到南极★☆
主刀剑乱舞【明石中心向】
乙腐通吃cp乱炖的杂食党,cp洁癖者慎fo。
所卖安利不退不换不包后续。

© 寐枕歌 | Powered by LOFTER